第18章 僧杀案(十七)夺命金簪
书名:神捕请留步 作者:铁板烧地雷 本章字数:1938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1:12:04

秦升看了两遍,两张生宣上的字迹,似乎并无区别。都是女儿家的娟秀之书,和黄老爷中厅那些苍劲雄浑的书法迥然不同啊。

看着秦升询问的目光,范小舟弱弱地道:“大人,乍一看,两张纸上的字迹,确实没有什么区别。当然,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,是黄员外刻意模仿的结果。要是过个1000多年就好了,那时候就有笔迹鉴定技术了,就算他模仿的再像,也能看出来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秦升眼珠子有点发蓝。

“哦,当我没说。虽然这两幅字迹很像,但是还是有一个字让我看出了区别。”

“什么字?”

“月字。”

范小舟这一提醒,秦升再仔细朝两张生宣上看去。

黄小姐的遗物之中,那张写着“山高月小,夜静风和…”的生宣之上,月字写的丰满圆润,而韩伯当带来的那张生宣之上——

——数月情丝绕,

……

——花前月下都是梦,一场空。

接连出现了两个月字,第一个月字,是嶙峋如刀切,虽然字体不大,但依然能看出其中的苍劲。而第二个月字,则很像黄小姐遗物中的字迹了。

秦升猛地想起,刚才在中厅之上,黄老爷亲笔那幅“皓月当空”,也是有一个月字,和韩伯当带来的生宣之上的第一个月字,虽然大小相差十数倍,但风骨当真是别无二致。

“这,为什么一张纸上会出现两个字迹不同的月字?”秦升疑惑地问道,今天在这个豆汁儿和尚面前,这位永安神捕就感觉思维停止运转了,只好再问问他是怎么回事。

“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,想必是黄老爷作假这封书信的时候,时间仓促,写第一个月字时,习惯性地用了自己的苍劲之体,可写到后面才意识到,自己要模仿女儿的笔记,所以第二个月字,就和第一个月字迥然不同了。”

“原来如此,黄员外,你还有什么解释的嘛?”秦升这回又来精神了,目光如炬地盯着黄老爷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要是还不承认,那就把你中厅的墨宝都请出来吧,找几个本地的秀才,让他们看看这封信上的字迹和你的字迹到底相同不……”

“不,不必了!”一直在挣扎的黄老爷,终于放弃了抵抗。他扭过身子,对着范小舟道:“豆汁儿和尚,老夫佩服你,没想到你深藏不漏啊,居然看穿了这么细微之处的漏洞。天意啊,天意,看来这都是天意!”

说完这几句话,黄老爷猛然一个蹿身,抢到了已经抬上担架的黄小姐尸体身旁,噗地一声拔出那支插在女儿胸前的金簪,对准了自己的前胸。

“黄员外,你不要做傻事!”事发突然,秦升都没反应过来,只好想办法阻拦。

范小舟也是一惊,没想到这个黄老爷年岁不小了,性子还挺刚。

在场众人还全都如坠雾里,在细思细品刚才豆汁儿和尚的案情分析呢,现在突然镜头切换到黄老爷要自戕的画面,一下子都有点懵逼。

黄夫人哪受得了这一连串的惊吓,哭喊了一声“老爷”,晕了过去。

黄府内一阵大乱,被衙役们架着的那位韩伯当韩公子,却从刚才被一阵暴揍的半晕厥中苏醒过来,正好看见姨丈要自杀的场面,下意识地还喊了一声:“姨丈,你,你不要啊……”

“住口,小畜生!就是你,就是你的出现,害了我女儿,又要害死我。金簪啊,金簪,记着我的诅咒,今天喝了我的血,明天就戳穿了这小畜生的心!”说罢,黄老爷用力将金簪插向了自己的心脏……

就如同黄小姐的死相一样,倒下去的黄老爷胸前,也只露出了一只凤头。本来应该代表祥瑞的神鸟,现在却似乎带着那么一缕阴森。

鲜血,随即汩汩流出,殷红了黄老爷的员外氅,又留到了地面上。

看着那凄惨的画面,再想起刚才黄老爷的诅咒,韩公子不由得浑身一凛,打了个寒颤。

案子是破了,但是大家的心情都好不起来。

神捕大人有点垂头丧气,这么一个案子,死了两个人,牵扯了一堆人,烦。更烦人的是,自己的推理都翻车了,神捕恐怕也不神了,三县神捕还有戏吗?

就在大家还都麻木的时候,范小舟猛然感觉肩头被人拍了一下,他回头一看,却是那个脏和尚。

只见那张脏兮兮、丑陋陋的脸上,似乎带着一种笑容,也不知道是对自己表示佩服,还是在嘲笑自己。

就听那家伙娘娘的说道:“豆汁儿小和尚,今天这梁子算结下了,哪天我到你庙上去找你,你给我等着吧。”

说完,那脏和尚一溜烟儿没了踪迹。

范小舟有点不自在,那娘娘的声音实在让人有点麻痒的感觉,也或许,是因为那声音配合那张脸,才会有这样的感觉。

为了缓解这种不舒服,范小舟轻吐了一口气。但随即就感觉到心头有些沉重——

——案子虽然破了,却留下这个脏和尚要和自己过不去。

——案子虽然破了,怎么却感觉哪里不对劲儿呢?

范小舟忍不住抬头看去,韩伯当正离里歪斜地走出门去……

PS: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