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僧杀案(四)黄府大院
书名:神捕请留步 作者:铁板烧地雷 本章字数:2319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1:12:04

坑爹,百分百的坑爹。

豆汁儿和尚坑爹,命运更坑爹。

豆汁儿豆汁儿,你当着那么些和尚亲口说要弄一个死口的,这不是授人以柄吗?现在黄府真死了人,你不就成了最大嫌疑人了吗?

命运啊命运,你既然让我活过来了,怎么直接让我变成豆汁儿和尚呢?这不是作死的节奏么?

这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啊,对于范小舟而言,自是一番难以名状的煎熬。

气氛也真配合,铁窗之外,不知何时已经开始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。

再过一会儿,小雨突然转大,居然还起了雷暴。猛然间,一道闪电从天而降,顿时将漆黑的大牢照了一个通透,但随即又归于黑暗。

啊!

闪电照亮大牢的一瞬间,范小舟的内心也突然被点亮了。

怎么忘了这个关键人物?要给豆汁儿和尚,不,要给自己洗清罪名,就回避不了此人。

脏和尚!

昨晚,他是何时进的黄府?如果黄府的男家丁都不在家中,黄老爷又回了内堂,是何人给他开的门呢?

探珍寺和觅宝寺两伙和尚之间的争执,本来就要收场了,他却不失时机地出现、还出言挑唆,这才诱发豆汁儿恶言出口,进而一语成谶。

案发之后,他又在哪里?六个和尚的锒铛入狱,不都是拜他所赐吗?

这个脏和尚,仿佛牵引了一条看不见的线,贯穿于这个案件始终。

他,究竟是谁?

他,又为什么这么做?

范小舟正在沉思之际,对面突然传来了呜呜咽咽的抽泣声。原来,有福、有禄、有寿三个和尚也没闲着,一直在低声分析自己的处境,最后得出的结论是,不死也要扒层皮。有福和尚虽然年长些,但胆子却是最小,居然被吓的哭了起来。

范小舟眉头一皱,似乎是很反感听到男人的哭声,对着馒头说道:“二师兄,现在,我的嫌疑最大了,明天看来是凶多吉少。不过就算我被斩首示众、化作了鬼魂,我也要给自己报仇!”

范小舟似乎刻意抬高了声音,这边把馒头说的一愣,那边三个和尚自然也听到了。

“你,你找谁报仇?”馒头瞪着包子一样的眼睛,一脑袋浆糊。

“哼,要是不被人举报,我不是早跑了吗?”范小舟冷飕飕地说着,光头有意无意地撇向了角落里的那个脏和尚。

对啊!

一句话点醒梦中人。

范小舟这么一提醒,馒头、油条、有福、有禄、有寿,五个和尚全都霍然站起,一个个不怀好意地朝那脏和尚逼了过去。

脏和尚浑身一震,心里暗骂了一句“该死的豆汁儿”,赶紧换了一副笑脸。

可这个时候,笑脸是不能解决问题的。五个和尚撸胳膊、挽袖子,这就要下手揍他。

“等等!”脏和尚突然大喝一声,可任凭他怎么提高嗓音,似乎还是有点娘。

被他这么一吓唬,五个和尚顿时停住拳头,看他有什么后话要说。

“是,我指认了各位。可是我先被官府抓着了,我有什么办法呢?这桩命案呢,大家也不用太担心,只要你们听我的,管保你们平安无事。”

“你?”五个和尚都有点不太相信。

“来来来,你们过来,听我说的有没有道理。”

五个秃脑袋一下子都挤了过去,脏和尚压低声音和他们嘀咕了几句。五个和尚不住点头,收敛了怒气,各自回归本位,打坐的打坐,休息的休息。

范小舟大吃一惊,自己这一招借刀杀人,居然被人家轻而易举就化解了。再看看馒头、油条闪躲自己眼神的愧疚表情,范小舟全明白了——

脏和尚的主意,肯定是他们联手,坐实了自己杀人的罪名。

而五个和尚为了自保,是欣然同意。

最不能接受的就是,号称自己两位师兄的馒头、油条,居然也毫不反对,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把自己给出卖了。

仗义。

……

第二天清晨,雨过天晴,空气清新。

本应该是神清气爽的一天,可黄府大院里是一片肃杀。

从县城衙门和大牢里赶来的一行人,已经把客厅几乎挤满了。带队的官爷就是那位一米八的捕快,随行的,还有仵作、衙役七八个人。除了他们,七个具有重大嫌疑的和尚也给带到了现场。

接待众人的是黄府的老管家,他本来在县里督队黄家新开张的买卖。可黄府出了这么大的事,就第一时间返回来帮着黄老爷操持小姐的丧事。此时的黄老爷还在给小姐烧开门纸,没有到场。

老管家面色憔悴,眼带泪痕,可还得笑脸相迎这些官差老爷。毕竟,最后还指望着他们查出凶手,给黄小姐一个交代呢。

范小舟心情很沉重,搞不好,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。

可他清楚地知道,越到这个时候,自己越要保持清醒。现在,能救他的,只有他自己了。

黄府大院确实不小,至少在这乡间算是大门大户了。从进门以后的判断来看,至少有三四层院子。前面是门房,中间是客厅,后面是内堂。

现在众人栖身的这个客厅,很是宽大,布置考究,除了必备的桌椅家具之外,还陈列了不少古玩玉器,显得主人家很有品味和地位。

客厅里布置最多的,就是满墙的挑山对联、书法字画。而看那书法的字体,笔力苍劲,似乎全都是出自一人之手。

黄老爷一直没到,捕快大人也只好耐着性子打量这些书法,出于礼节,象征性地赞道:“黄总管,你家老爷的书法越来越刚劲了。”

“是是是,多谢秦爷夸奖。我家老爷就是喜欢书法,闲暇时就练上几笔,几十年了,都没有中断。”

“是啊,你看这个皓月当空的月字,写的真是挺拔之中见灵动。”捕快大人实际上不怎么懂书法,可是黄老爷这个月字确实写的不错。

“秦爷好眼力啊,我家老爷也很得意这几幅字,所以这才挂在中堂了。”黄总管显然不太通文墨,也不知道怎么接续捕快大人的话好。

正在这时,忽听门外一声轻嗽。

“秦大人谬赞了,老朽的拙作不值一提啊。”进来的正是黄大善人。

PS: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求收藏,求推荐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